它山之石    
  每月工作     
  它山之石     


当前位置: 信息工作 它山之石
世界一流大学特征研究(下)
阅读次数:284 添加时间:2017-5-27
世界一流大学特征研究
——基于全球大学排名的实证分析(下)
2017-05-26

4.科研成果。

用师均论文被引次数考察大学的研究水平,可以避免大学规模带来的影响,是比较科学的衡量大学科研产出水平评价方法。由表5可知,美国在论文发表和影响力方面具有明显优势,在师均论文被引数指标上远远超出其他地区的样本院校。我国的学术论文发表在总量上已经赶超世界一流大学的平均水平,然而在论文他引数和师均论文被引数上距离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相比还有很大差距,在论文质量上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表5  世界一流大学样本院校平均论文发表情况

 

美国

欧洲地区

亚太地区

中国

校均论文数

34541

30349

38002

43216

校均论文他引数

251752

189937

196875

152292

师均论文被引数

72.3

48.0

45.2

49.6

注:根据QS排行的统计方法,采用Scopus数据库2011~2015年五年间的数据。

5.研究经费。

美国高校的联邦政府资助研究经费主要通过竞争性项目获得,政府资助的研究经费数量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高校的研究水平,而研究与开发支出则反映了高校在科研上的投入力度。在52所样本院校中,来自政府的研究经费支出都比较高,其中美国高校的联邦政府资助研究经费平均接近4亿美元,研究与开发总支出平均为5亿美元以上,师均研究与开发支出约为14万8千美元,与之相比,我国大学在财政拨款中的科研支出以及师均科研支出方面还有非常大的差距(见表6)。

表6  世界一流大学样本院校研究经费平均情况

 

美国

欧洲地区

亚太地区

中国

政府资助的研究经费支出(千美元)

397058

232492

34441

研究与开发支出(千美元)

542973

138067

377630

38552

师均研究与开发支出(千美元/人)

148.4

84.8

8.2

注:整理自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网站、各院校官网数据,对于未公布2015年数据的院校采用的是最近一年更新的数据。

表7  世界一流大学样本院校与我国高水平大学部分指标情况列举

 

美国(29所)

欧洲地区(15所)

亚太地区(8所)

中国大陆(4所)

学生数

25291

27395

36260

34778

本科生数

15901

16854

25487

15506

研究生数

9390

10541

10773

19272

博士学位授予数

1002

772

936

1208

本研比

1.76

1.75

2.54

0.83

教师数

3660

3959

4452

4225

生师比

7.46

7.97

8.65

8.43

国际学生比例

0.20

0.27

0.24

0.12

国际教师比例

0.24

0.35

0.32

0.19

师均论文引用数

72.3

48.0

45.2

49.3

科研支出(千美元)

542973

138067

377630

38552

财政科研支出(千美元)

397058

——

232492

34441

财政投入(千美元)

398951

406026

371793

422695

注:根据四大世界大学排名数据、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网站统计数据、各院校官网数据整理。

表7是不同国家地区的世界一流大学与高水平大学部分指标的平均情况比较,从总体上看,世界一流大学的本科生与研究生人数之比在1∶1~2.5∶1之间,生师比在7~8左右浮动,国际学生与国际教师比例多在20%以上,在科研成果与科研经费方面,美国的世界一流大学远远超出其他国家地区水平,近五年来的师均论文引用数达到72次以上,师均科研经费支出接近15万美元。同时可以看出,我国以清华、北大、复旦、上海交大四所大学为代表的高水平大学,在本研比、生师比、论文发表等部分指标上已经达到甚至超出世界一流大学的水平,近年来在QS、US News、THE等排行榜上均不同频次地进入了前100名行列,这说明我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建设已初见成效,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然而我们也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距离成为世界公认的一流大学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最具警醒意义的是在国际教师比例和国际学生比例方面,我国大学的国际影响力和吸引力还远远不足,并且用于科研活动的支出非常有限,财政收入中科研活动支出的比例也低于世界一流大学水平。

综上所述,世界一流大学在办学条件、国际化水平、教学科研质量方面的部分国际通用指标上确实具有一定的可比性和普遍意义的共性特征,在全球化、大数据时代不断深入发展的今天,这些共性特征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高等教育的发展规律,为各个国家地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提供参考价值。同时,不可忽视的是,除了以上可以量化并进行横向比较的硬性指标以外,大学对本国或区域经济、科技、社会、文化各方面发展的推动作用、大学为本国或区域培养输送大量杰出人才做出的突出贡献,诸如此类难以进行全球范围内比较的指标,也是世界一流大学所共有的特征,特别对于一些高等教育后发的发展中国家来说,立足本土,建设有国家民族特色的一流大学具有重要意义,是推动高等教育发展的有效途径。

三、世界一流大学个性特征分析

虽然上文的统计样本呈现出世界一流大学多为办学规模较大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但这并非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相反,恰恰是那些小而精的、特色和目标明确的大学在最近几十年内迅速脱颖而出。例如加州理工学院教职员不到400人,学生两千余人,研究生人数占全校学生总数的54%,校区面积只有124英亩,却是公认的世界顶尖理工类研究型大学,连续5年在THE世界大学排名中位居第一。加州理工学院非常重视基础学科的教学和研究,物理学、化学、天文学是其最具优势的学科,学院在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方面不是盲目追求规模效益,而是基于自身的优势特色学科,集中人力和财力在特定范围内的高精尖领域做出重点突破。2015年,加州理工学院主导的LIGO项目首次探测到引力波的存在,开启了宇宙天文学的新时代;学院非常重视师资条件,聘请的教授都是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历史上共有34人35次获得诺贝尔奖,6人获图灵奖,58人获国家科学奖章,13人获国家科技创新奖章,128人是国家科学院成员,44人是国家工程院成员,并且生师比始终保持在3∶1左右,保证了良好的教学质量。

除了具备适宜的办学条件、良好的科研环境和学术氛围外,因势利导制定合理的战略愿景,抓住机遇适应时代与市场需求也是成就一所大学的重要因素。斯坦福大学正是在二战后抓住与政府、工业界密切合作的良好机遇,才最终跻身于世界一流大学行列,并成功塑造了硅谷的崛起。1944年,斯坦福大学制定了明确的发展战略愿景,包括:结合斯坦福大学的尖端学科,努力使斯坦福大学成为工业研究和开发的中心。旨在使大学和工业联合起来为高科技发展、地区经济增长做出贡献;把大学的财力、物力集中起来,用以吸引第一流的研究人员组建各种前沿性的研究所、实验室等;在教学和科研的战略上,把大学的二级学科视为潜在的“成长工业”的技术储备;为了增加教师与工业进行联系的兴趣,斯坦福大学还制定了一套刺激教师积极性的报酬制度,并且优先考虑可能对大学学术目标做出贡献的企业进入工业园区。[6]斯坦福创建了现在的硅谷,同时也是硅谷最大的受益者之一。硅谷为斯坦福带来众多富有创新精神和活力的优秀人才,提供了充裕的经费与资源,促进了学科平台和院系建设,使得大学的办学层次和水平扶摇直上,迅速从一个地方院校发展为全美乃至世界闻名的一流大学。斯坦福的成功经验显示,大学办学需要探索适宜自身情况的、具有特色的发展道路。

四、对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启示

参照52所样本院校的部分指标和办学经验,我们可以发现世界一流大学具有以下几点共性特征:首先,世界一流大学拥有雄厚的办学实力,包括充足的经费和稳定的收入,良好的科研环境和学科平台,这是造就世界一流大学的基本条件。其次,世界一流大学拥有一流的学者队伍,汇集了众多杰出的教学科研人员和卓越的科学家,保证了学生培养质量、教学质量和科研质量,从而产生深远的社会影响和全球美誉。同时,世界一流大学对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特别表现在大学的一些科研学术工作大大推动了国家安全、医疗卫生、产业经济的发展进步。另外,世界一流大学的发展也具有鲜明的个性和时代特征,善于抓住机遇,整合优势资源,集中力量在重点特色领域做出突破。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系统工程,我国的优势是在集中力量建设一流大学方面已有良好的基础和经验,并且已经拥有一批在部分指标上可以比肩世界一流大学、具有良好的学术积累和发展前景的高水平大学。而且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也已成为当前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重要议题之一,《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等文件的出台彰显了政府政策的有力支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与我国科教兴国、人才强国的国家战略高度统一,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

因此,要科学、客观地认识世界一流大学的特征内涵,分析我国大学相较世界一流大学存在哪些差距。首先,是要审时度势,制定合理的目标和清晰的规划。根据学校自身的办学定位和优势学科,制定详细的计划和战略举措。第二,建设一流的学者队伍。一流的教学和一流的科研归根结底都离不开一流的人才,优秀的师资不仅可以保证教育教学质量,而且他们在各自领域做出的重大突破也大大提升了学校的科研水平和学术声誉,从而吸引更多优秀的人才和更丰富的资源。这也需要以充足灵活的经费和具有吸引力和激励作用的薪酬管理体制相配合。第三,整合资源,集中优势,做出高水平科研成果。我国高水平大学在论文发表数量方面已经赶超部分世界一流大学,但在质量方面还存在较大差距,高水平论文和被引频次明显不足。第四,继续加大投入,改善办学条件。当前我国部分高水平大学在个别指标上已经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但综合实力还很不够。迫切需要从基础设施、经费投入、学科建设、教师能力素质等方面着手,加大办学投入,关注生师比、生均教育经费、师均科研经费等指标的发展情况。第五,提高国际化水平。我国国际教师和国际学生比例与世界一流大学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表明我国高等教育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和吸引力还很有限,特别是来华留学生,不仅来源国家地区单一,学科也大多为人文学科。亟需扩大来华留学生规模,积极探索适合来华留学生的项目和培养模式,同时完善留学生奖励资助体系,例如设立带有官方色彩的第三方机构奖学金项目,用以激励一批优秀的留学生前来深造。最重要的是要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培养优秀的本土毕业生和留学生,以提高我国高等教育的国际声誉,提升国际地位和竞争力。

不同历史背景和社会环境下的办学经验无法完全复制,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既不能违背规律急于求成,盲目照搬西方国家经验,也不应过分强调硬性指标的达成或过于追求在大学排名中的位置,而要基于大学自身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内涵,制定适宜的战略规划,稳步前行,以开放的心态应对全球化时代的机遇和挑战,在大学建设成长的同时,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才培养做出积极贡献。

参考文献:

[1][2]张晓鹏:《大学排名与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第一届“世界一流大学”国际研讨会述评》,《复旦教育论坛》2005年第4期。

[3]萨米著:《世界一流大学:挑战与途径》,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

[4]Kehm, B M, Erkkila, T. Editorial: The Ranking Game. European Journal of Education, 2014, No. 49.

[5]Robinson D. GATS and the OECD/UNESCO Guidelines and the Academic Profession.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2015(39).

[6]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专题研究组:《创建世界一流大学——AAU提供的参照与借鉴》,《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03年第3期。

作者简介:阎琨,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副教授;李莞荷,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博士研究生;林健,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工程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


 

作者: 清华大学教育研究院 阎琨 李莞荷 清华大学工程教育研究中心 林健  来源: 《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7年第01期


本文共分 1



上一篇:世界一流大学特征研究(上)
下一篇: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基于南京高校的实证研究
Copyright © 2012-2014 南京工业大学党委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