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山之石    
  每月工作     
  工大简报     
  它山之石     


当前位置: 信息工作 它山之石
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基于南京高校的实证研究
阅读次数:290 添加时间:2017-5-27
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研究──基于南京高校的实证研究
2017-05-24

摘要:结合高校自身特点,构建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并建立结构方程评价模型,以南京高校调查问卷所得数据为研究样本进行实证分析。实证分析结果表明从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和产出水平四个方面所构建的指标体系对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进行评价是有效的。

关键词: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结构方程模型,评价指标

原始创新意味着在研究开发方面做出前人所没有的发现或发明,是科技创新的源头。原始创新能力的高低会极大地影响到我国产业乃至国家的综合竞争力,提高原始创新能力将成为实现我国科技发展从以跟踪模仿为主向以自主创新为主转变的先决条件。由于高等学校具有高水平科技专家、丰富的青年人才资源、知识更新流动快、学术研究氛围活跃、学科门类齐全等独特优势,因此高校必然成为我国进行原始创新的重要主体。提高高校的原始创新能力,不仅能促进创新型人才的成长和创新型大学的建设,更能增强国家的自主创新能力,有助于建设创新型国家和提升国际竞争力,因此如何科学地评价高校原始创新能力有着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本文在借鉴以往企业原始创新能力评价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结合我国高校的特点,构建了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并运用结构方程模型法、实证分析法对此评价指标体系的合理性进行验证。

一、国内外研究现状

国外学者对原始创新内涵的研究起源于20世纪40年代,Vannervar[1]指出新概念和新原理是生产新产品及发明新工艺的基础,这里的“新概念和新原理”可以看成是原始创新的一个最初雏形。Adams[2]认为原始创新指的是第一次得到问题的解决方案,而且之前没有相似的案例可供参考。我国学者对于原始创新的研究主要集中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裴云龙[3]把原始创新定义为通过研究开发做出前所未有的、具有突破性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发明和新技术。

目前有关原始创新能力的研究文献并不多,已有文献大多是从原始创新概念衍生出对原始创新能力的定义。本文认为原始创新能力是能够进行原始创新活动、创造出前人所没有的发现或发明的能力,是通过自身努力取得重大科学发现、开发突破性新技术的能力,主要关注点是创新成果的原创性。

由于研究角度和关注重点的不同,国内学者在原始创新能力的评价指标选择过程中形成了不同的指标体系。李柏洲[4]对国内外原始创新的相关研究进行了全方位梳理,认为我国大型企业的原始创新能力评价由原始创新投入能力、原始创新产出能力、原始创新核心能力、原始创新实施能力、原始创新环境支撑能力5个因素构成。李海超[5]从人力资源投入、科研经费投入、环境支撑以及产出水平4个方面建立了我国高科技产业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

综合众多学者的研究成果可以发现,目前国内外学术界对原始创新能力的研究总体上仍处于概念探讨和一般定性研究的阶段,缺乏系统性和深入性,而且现有研究大多是对企业或某具体产业的原始创新能力进行评价研究,对高等学校原始创新能力的评价研究尚属空白。

二、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设计及模型构建

高校进行原始创新时,在资源水平方面,徐冠华[6]等指出高校要进行原始创新,获取原始创新成果,需要关注人力、财力及物力资源。在创新氛围方面,Burton[7]认为好的创新性课程对于学生创新能力、创新知识、创新思维的形成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是学校提升原始创新能力的基础性工作。辜胜阻[8]指出大学或企业所处区域具备的经济文化氛围会极大地影响其创新能力,影响到优秀创新人才的出现,是创新的源头和基础。Mason[9]指出高校可以通过优化的学术环境来招募更优秀的人才,这对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提高帮助极大。在管理水平方面,Dirk[10]强调高校教师对创新事物的兴趣和参与会影响到高校所取得的创新成果水平,需要对教师进行较好地管理以激发其创新热情。在高校创新产出水平方面,胡建勇[11]指出专利、论文、承担和完成的国家项目等是高校发挥基础性创新作用的重要产出成果,高校的创新产出应重论文轻专利。

综上所述,遵循指标选取的科学性、通用性、实用性、可操作性以及数据的可得性原则,本文结合我国高等学校自身的特点,构建了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从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和产出水平四个方面对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进行评价,将评价指标体系分为4个二级指标和14个三级指标。

近年来,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al Equation Model,SEM)被越来越多的学者用于实证数据的分析。根据上述选取的评价指标体系,可建立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的结构方程模型,高校的原始创新能力与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和产出水平紧密相关,如图1所示。

图1  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模型

三、实证研究

1.样本选择及数据收集

一直以来,南京都是中国重要的科研和教育基地,拥有的高校科教综合实力和国家重点学科皆位列全国第三。因此,考虑到数据的可得性和代表性,基于上述创建的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模型,本文以南京高校教师为主要调查对象,设计了对应的调查问卷,其中除了有关被调查教师的基本情况之外,其他问题均采用李克特(Likert)7点式量表。此份问卷设计了16个题项作为观察变量,其中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和产出水平方面各有4个题项,见表1。

表1  问卷调查题项

题号

题项

Q1

拥有的学科带头人的情况

Q2

投入到科研创新工作中的资金情况

Q3

图书馆所藏图书的质量

Q4

图书馆所藏图书的数量

Q5

出台鼓励科研创新政策的情况

Q6

周边科技园区或科研企业的情况

Q7

开设创新性课程的情况

Q8

获得国内外创新类奖项的情况

Q9

对学生创新管理的重视程度

Q10

领导对进行科研工作师生的重视程度

Q11

对科研教师进行在职创新培训的情况

Q12

聘请专家团队指导科研工作的情况

Q13

发明专利占专利申请量的比重

Q14

出版论文的情况

Q15

出版专著的情况

Q16

获得基金项目的情况

由于本文主要针对高校进行研究,因此调查问卷的发放对象为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南京理工大学、南京工业大学等南京9所高校的教师。为了确保调查的广泛性,此次调查问卷的发放分为纸质问卷和网络问卷两种,总量为350份,最终回收问卷216份,问卷回收率为61.7%,剔除填写不完整或填写不认真的问卷,有效问卷为208份,有效回收率为59.4%。

2.数据检验

首先,数据是否符合正态性假定,会直接影响到后面进一步的分析,利用SPSS 22.0分析得到的正态性检验结果表明,各变量数据W检验的显著性Sig值均小于0.01,即在1%的显著性水平下,数据的正态性假定被拒绝,数据不符合正态性假定。

其次,为了验证搜集的数据与论题的相符性,还需要对数据进行效度检验,由检验结果可知KMO值为0.874,而且从Bartlett的球形度检验情况看来,近似卡方为1087.893,自由度为120,已经达到显著,以上数据皆表明适合进行因子分析。再次,采用主成分方法作为因子的抽取方法,采用最大方差法来进行因子旋转之后可以发现这16个题项收敛于4个因子,说明这16个变量可以用这4个因子来解释,主因子解释总变异为61.09%,而且每个题项的因子载荷皆大于0.6,说明此问卷结构效度很好。

最后,信度分析结果得出整个调查问卷的信度系数为0.918,大于0.9,说明问卷信度很好。

3.基于AMOS的数据分析

本文利用AMOS18.0对方程模型进行路径分析。由于上文在对样本数据进行正态性检验时发现数据不符合多变量正态性假定,所以在选择参数估计方法时选择一般化最小平方法(generalized least squares;GLS法)。数据分析结果显示,所选取指标的P值均达到显著性水平,小于0.01,指标选取符合结构化方程的要求。可见,模型图的卡方值为86.165,显著性概率值p=0.107>0.05,接受原假设,表示假设模型图与观测数据适配。表中模型评价指标均达到模型可以适配标准,表明被检测的模型与样本数据的拟合度良好,假设模型适配情形良好,所构建的模型有较高的可信度。对应的模型路径系数如图2所示,可以看出,大多数因素负荷量介于0.73至0.95之间,信度系数都大于0.5,表示模型适配良好,各观察变量基本能较好地衡量各潜在变量,各变量的信度均较好。

图2  模型路径分析结果

图2反映出高校原始创新能力外生潜变量与其他四个内生潜变量(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产出水平)之间的作用关系。显然,高校原始创新能力与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和产出水平之间均有显著的直接正相关,直接影响效应系数分别为0.89、0.85、0.78、0.95,对应P值达到显著性水平,均小于0.01,检验结果表明资源水平、创新氛围、管理水平和产出水平这四者能较明显地反映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高低。

除此之外,运用AMOS还可计算出因素分数权重表,如表2所示,表示观察变量对潜在变量的影响。从表2可以看出,在资源水平这一方面,重要性较高的是Q3,说明高校的图书资源水平能较好反映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高低,高质量的图书资源不仅反映了高校对创新的重视,而且还为有关人员的创新工作提供了保障。在创新氛围这一方面,重要性较高的是Q7,说明高校若要具有较强的原始创新能力,除了教师应得到激励以外,对学生的激励也很重要。当高校学生都积极地参与到创新性课程的学习中,学校就会形成良好的创新氛围,会为高校的原始创新创造有利的环境条件。在管理水平这一方面,重要性较高的是Q10,说明高校是否注重对科研人员的关心与激励也能反映出其原始创新能力的高低,原始创新的主体是人,人的积极性得到提高,原始创新的效率自然会得到提升。在产出水平这一方面,申请专利数量Q13和出版论文著作数量Q14的权重都较高,说明高校的申请专利水平和出版论文著作水平均能较明显地反映出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高低,专利和论文著作等是高校原始创新最重要的最终成果和表现形式,它们数量的提高能够在较大程度上反映出高校原始创新能力水平的提升。

表2  因素分数权重

变量

资源水平公共因子

创新氛围公共因子

管理水平公共因子

产出水平公共因子

Q1

0.148

 

 

 

Q2

0.171

 

 

 

Q3

0.253

 

 

 

Q4

0.165

 

 

 

Q5

 

0.185

 

 

Q6

 

0.201

 

 

Q7

 

0.250

 

 

Q8

 

0.173

 

 

Q9

 

 

0.256

 

Q10

 

0.396

 

 

Q11

 

 

0.311

 

Q12

 

 

0.180

 

Q13

 

 

 

0.369

Q14

 

 

 

0.383

Q15

 

 

 

0.298

Q16

 

 

 

0.266

本文参考众多学者的相关研究[12][13][14][15],建立了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并开展了相应的问卷调查。考虑到数据的可得性和代表性,此次调查问卷以南京9所高校所得数据为研究样本,对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的合理性进行评价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本文提出的指标体系在度量高校原始创新能力方面是有效的。对各指标的进一步分析可以发现:一是在所有指标中,专利、论文及专著、科研项目等产出指标整体上较其他三类指标具有更大的权重,最能代表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强弱,因此进一步激励高校教师产生高水平的成果是提升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最重要的手段;二是与资源水平和创新氛围相比,高校的管理水平对原始创新能力具有更重要的影响作用。这一结论对于当前我国“双一流”大学建设具有特别的启示,高水平大学建设和高校原始创新能力的提升,不能仅仅关注人、财、物等资源的投入,更要关注提升高校自身的管理水平,从而使得资源的配置更加合理,研究人员的创造力得到更好的发挥。

参考文献:

[1]Vannervar Bush. Science: the endless frontier[R]. Washington D. C: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1945: 18.

[2]Adams R. Perceptions of innovations: exploring and developing innovation classification[D]: [PhD dissertation]. United Kingdom: Canfield University, 2003.

[3]裴云龙,江旭,刘衡.战略柔性、原始性创新与企业竞争力──组织合法性的调节作用[J].科学学研究,2013(3):128-137.

[4]李柏洲,董媛媛.基于层次分析法的我国大型企业原始创新能力评价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0(1):125-129.

[5][14]李海超,张赟,陈雪静.我国高科技产业原始创新能力评价研究[J].科技进步与对策,2015(7):118-121.

[6]徐冠华.加强高校原始性创新能力建设[J].中国高校科技与产业化,2002(8):10-18.

[7]Burton R. Clark. Leadership and Innovation in Universities From Theory to Practice[J]. Tertiary Education and Management, 1995, 1(1): 7-11.

[8]辜胜阻,郑凌云,张昭华.区域经济文化对创新模式影响的比较分析——以硅谷和温州为例[J].中国软科学,2006(4):8-14.

[9]Mason P M, Alfano A. Innovations in university finance: A growing necessity, and intelligent too![J]. Research in Higher Education, 1986, 24(4): 419-432.

[10]Dirk Schneckenberg. Understanding the real barriers to technology-enhanced innovation in higher education[J]. Educational Research, 2009, 51(4): 411-424.

[11]胡建勇,许继琴,张利洪.高校对我国科技创新活动及创新产出的贡献J].科技管理研究,2010(5):76-78.

[12]龚惠群.基于原始培育能力的原创性新兴产业培育理论及实证研究[D].南京:东南大学,2015:1.

[13]李玉琼,邹树梁,孟娟.我国高校原始创新能力评价指标体系设计[J].南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6).

[15]汪立超.我国高校原始创新能力形成机制分析及强化策略研究[D].合肥:合肥工业大学,2007:4.

作者简介:邢纪红(1973—),男,辽宁辽阳人,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研究生;龚惠群(1977—),女,湖南吉首人,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博士。 


 

作者: 东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邢纪红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龚惠群  来源: 《江苏高教》2017年第03期


本文共分 1



上一篇:世界一流大学特征研究(下)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 2012-2014 南京工业大学党委办公室 All Rights Reserved.